• <td id="awy6a"></td>
  • <bdo id="awy6a"><noscript id="awy6a"></noscript></bdo>
  • 首頁 河大新聞網 文藝園地 正文

    我在哪兒

    “滴滴滴,滴滴滴”

    一陣刺耳的聲音穿透了夢境,我艱難地撐起身子,伸出手關上床頭處的鬧鐘,困倦的雙眼不舍得睜開,我只好閉著眼睛熟練地下床,剛把腳放下,腳底卻傳來與以往不同的感覺,微微的冰涼,多少有點扎腳。心中疑惑,我睜開了不情不愿的惺忪雙眼忘下看去,滿眼都是繁盛的綠草在土地上匍匐蜷曲,原先的瓷磚地板早已不見,拖鞋也神秘失蹤,我頓時睡意全消,急忙收退,床單因為與腳底板的接觸而染上了水跡。

    我愕然地環顧四周,除卻滿地的綠草,天邊幾片單薄的云在飄著,天與云的界線是那么分明,像是一個任性的畫家在涂滿了天藍色顏料的畫布上故意留下幾團空白,好讓觀者以為有幾分深意,最后徒留幾分懊惱。草草地收回滯留在天邊的目光,前方與草地接壤的是一片不算茂密的森林,斑駁的光影是陽光透進去的證據,依稀有鳥叫的聲音也不知道是不是從森林里傳來的,從這個角度看就像是從那個天藍色畫布中刷了一抹不規則的綠,但是這綠又不同于草地輕快的綠,它是深邃的綠。前面的景色已盡收眼底,我突然想到事情的不對勁:我為什么在這?這是哪?我閉著眼轉過身去,害怕一切都是真的,企圖轉回真實的世界,轉了一百八十度之后,我忐忑地睜開眼,眼前是熟悉的城市景象,于是我稍微放松了些,但同時心里嘆了口氣。遠處的城市一棟棟高樓聳立,高樓間架著綢帶般的類似于高架橋的東西,高樓上鑲嵌的一塊塊玻璃迎著太陽,將太陽光反射到不知名的遠方。我仔細聽著城市中的動靜,剛剛類似于鳥叫的聲音又鉆入我的耳朵,這聲音已然不太像鳥叫了,那究竟是什么發出的聲音呢?暫且擱置一旁吧。

    我再回頭望去,依舊是當初看到的景象。再看看我自己,薄薄的被子凌亂地擱在床上,睡衣凌亂地穿在身上,頭發也凌亂地在頭頂做眺望的姿態,除卻鬧鐘依舊在我身邊,其他的一切都沒有了,“誰趁我睡覺的時候把我連人帶床搬到野外了?再說這也不合理啊。”我自顧自地想著,沒有絲毫想改變現狀的行動,可能現在我還沒緩過神來。再等等吧,再等等吧,讓我緩緩,誰遇到這種情況不會失神呢。

    稍微整理了一下睡衣,便下了床繞床走了走,踩在草地上的感覺并不像預想的可怕,反而有點舒服,可能這是許久未與溫厚的大地接觸的緣故吧。

    既然一時半會改變不了目前的處境,我只能選擇接受現實:我迷失了??戳丝呆[鐘,顯示已經九點半了,時間不錯,這地兒的風景也不錯,只是內心深處仍有對未知的恐懼蟄伏。

    于是我決定走走。

    可是我該往那邊走呢?這個問題好讓我糾結了一會。如果我往森林方向走去,指不定遇見什么意外情況。如果我往城市方向走,我得走多久,我這一身睡衣可不適合在公眾場合出現,而且萬一碰見了熟人怎么辦(前提這是我居住的城市)。猶猶豫豫間,我又看了眼鬧鐘,十點半了,太陽馬上就要到達我的頭頂了,當下也沒有房頂給我遮陽。想到這,不如就去森林吧,起碼那舒適的陰涼不可辜負。趁著陽光正好,不辣不冷,顧不得陪伴了幾年的令人心安的床,我便赤著腳想著森林走去。

    最初的幾步只覺得新鮮。又往前走了一分鐘,最初的新鮮感變得微弱,于是我開始觀察四周的情況,地上沒有路,我是踩著小草走過去的,有人看見的話指不定要被說教一番,并沒有五顏六色的植物在遍地的綠草中插空生長,只有小小的潔白的小花如驚喜般不時映入我的眼簾。接著往前走,可能是接近森林的緣故,空氣變得濕潤,也變得更加靜謐,森林深處落葉的聲音越過重重障礙傳到我的耳朵,進入我的心里,將不安的恐懼輕撫。

    終于走進了森林,陽光不再將我覆蓋。整個森林噤若寒蟬,并沒有因為我的到來歡呼,可能它等的不是我,它孕育的生命也不歡迎我,我只是一個誤打誤撞走進來的陌生人......很久以前的我不就是從里面走出來的嗎?

    我接著走,空氣依舊安靜,腐朽的落葉鋪就了我正在走的這條小徑。我越走越輕快,仿佛我才是本該安家于這兒的空氣,再不濟也是一個沒有重量的微生物在林中漫步,這兒是我的故鄉,我的歸處,我的自留地。林中的微風輕撫我的臉頰,樹葉簌簌作響做歡迎姿態——此時此刻我才真正融入進去。我繼續走著,只因為在其中而走著,但是我越走越慢,心中的困倦與恐懼在寂靜中被無限放大。

    我只好原路返回。

    我一步一步地走著出去,正如我一步一步地走著進去??晌颐靼?,我剛剛獲得的某種東西正在流逝,它總歸要消失殆盡,不如加快步子,趕緊躺到我的床上,先美美地睡一覺,等醒了再去探一探。

    我快步走著,眼前逐漸亮起來——我快走出去了。我將要離去,便停下腳步,轉過身去,作別。

    我終于走了出去,可我發現眼前的草地表面上覆蓋了一層灰蒙蒙的陰霾。我抬頭看向前方,原本寬闊的草地大面積縮小,原本寬闊的視野也被不遠處的高樓占據。我的床自然也消失不見。難道這座城市會移動?我只好想著城市走去,不一會便在城市邊緣碰見了一個和石灰的工人,并向他告知了這片草地原來的樣子,而他只是笑著不大在意地說:“地方不夠用肯定要建樓啊。”我無法反駁,便又問起了我的床,他思考了一會,指了指邊上的一棟樓,“那兒,你的床被挪到了四樓,具體情況你問經理。”我默然走開,走進那棟樓,要了房間鑰匙,關上了門。

    先睡一覺吧,等睡醒了再看看我在哪。

    0

    關于我們 新聞中心 我要報料 版權聲明 免責聲明 網站地圖

    Copyright 2009-2011 news.hbu.cn. All rights reserved. Best view 1440*900

    河北大學新聞中心版權所有,北京中科之源技術支持

    冀ICP備05007415號

    亚洲中文字幕av在天堂,国产偷人按摩院推油,厂长在车里?我
  • <td id="awy6a"></td>
  • <bdo id="awy6a"><noscript id="awy6a"></noscript></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