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ack id="pj1hc"></track>
      <table id="pj1hc"><option id="pj1hc"></option></table>
      <td id="pj1hc"></td>
        <track id="pj1hc"><ruby id="pj1hc"></ruby></track>

        <pre id="pj1hc"></pre>

        <p id="pj1hc"></p>

        首頁 河大新聞網 校史鉤沉 正文

        【校史回眸】(三)北疆博物院的締造者——桑志華

        簡介

        桑志華(1876~1952),原名保羅·埃米爾·黎桑 (Paul Emile Licent) , 來華后取名“桑志華”;北疆博物院創建者,生物地質學博士,法國著名地質學家,法國科學院院士,1895年入耶穌會。1914年3月25日,桑志華經西伯利亞抵達天津,掛名法國天主教耶穌會獻縣傳教區,在該教區天津崇德堂(今營口道24號,承德道17號)工作。

        1

        桑志華

        從明末清初的利瑪竇、湯若望等傳教士開始,法國耶穌會即與中國的科學發現事業有著密切的關系:1869年,法國神甫阿爾芒·戴維在四川發現了大熊貓;同時期,法國耶穌會士韓伯祿在長江流域采集大量動植物標本,建立了近代中國第一座博物館——徐家匯自然博物院(即今上海自然博物館的前身)。這些發現激發了桑志華對東方的強烈興趣,他在大學攻讀時就渴望到東方古老的中國考察那里與法國迥然不同的地質生物狀況,想親眼看一看新生代時期喜馬拉雅運動形成的世界屋脊,為什么竟然比阿爾卑斯山的勃朗峰高出4000多米!那里的地質生物是個謎!他為了解開這個謎,于1913年來到中國,喜馬拉雅山沒有去成,倒是迷上了黃河。8年來他沿著黃河,一邊傳教一邊調查山東、直隸、河南、山西、陜西、甘肅等地的地質和物產,搜集各種材料以備研究之用。在來往于北京和天津之間的旅途中,桑志華發現白河流域的地質和生物也很有特點,便幾次溯流而上到延慶、赤城調查。       

        1920年桑志華在甘肅慶陽縣的黃土層中采集到舊石器時代的石英制品之后,便萌生了尋找舊石器時代人類的念頭。不久,兩位天主教神甫莫斯塔特和德維爾特告訴他,在鄂爾多斯沙漠南緣的薩拉烏蘇河流域發現了大量的哺乳類動物化石。這更激起桑志華考察古人類遺址、收集遺物的勁頭,幾年來的奔波,收獲頗豐。

        2

        水洞溝桑志華蠟像

        桑志華的“科學旅行”以徒步為主,偶爾與沙漠商隊同行,隨身攜帶獵槍、觀測儀器(羅盤、測斜儀、海拔儀)和地質錘、網具、毒瓶等采集工具,隨時采集標本,隨時記錄行程、采集情況并繪制地圖。至今,北疆博物院的庫房里依然保存著桑志華使用過的昆蟲采集網、采樣瓶、野外考察用的三條腿的小桌子等考察工具,以及大量考察時繪制的地圖資料。每次出行,桑志華都要帶上自制的三色旗,上面有“法國進士”、“中國農林諮議”及一個大大的“桑”字。所謂“法國進士”,乃對應其博士學位;而“中國農林諮議”一職,是1917年桑志華拜訪北洋政府農林部時隨便討取的一個虛銜。

        3

        桑志華三色旗         

        據說,桑志華采集的標本累計起來可達10米之高。由于當時交通工具落后,他雇用了7輛5套牲口的大車和18匹騾子及駱駝進行運輸。最初,這些標本存放在天津崇德堂內,因標本堆積太多,這所二層帶地下室的小樓已經無法存放。恰巧當時法國政府決定在天津創辦“天津工商大學”(河北大學前身),校址選在馬場道141號,次年開工。當桑志華得知這個消息后,便極力建議在建大學的同時建一所博物院。他四處奔走呼吁“為保存搜集之物,博物院之設立,實為急務”。他認為,在中國北部尚無完善的地質研究院的情況下,“若在大學特設一科,專為研究華北礦農及其它各種之來源,此時似難以辦到。然而為便利華人及外人關心華北之經濟情形及科學上之各種問題起見,博物院之設立實不可少。”這個建議最終得到了獻縣天主教耶穌會金道宣院長的支持,答應予以資金上的贊助。欣喜之余,桑志華又為館藏標本的事發愁。8年來他個人收集到的幾萬件動物、植物和礦物的標本顯然遠遠不足。怎么辦?思來想去,有了兩條主意。       

        第一條是縮小館藏標本的范圍,僅限于黃白兩河流域,以研究黃白兩河流域的農礦地質及動植物為限,起名黃河白河博物院。但是,當1922年9月23日博物院大樓竣工后,同仁們一致認為可以稱得起北中國的第一所自然博物館。作為首任院長的桑志華幾番斟酌后,正式命名為“北疆博物院”。       

        第二個便是寫封呼吁信,請各地的傳教士們幫助尋找和收集各種哺乳類、爬行類動物的骸骨和化石,各種植物、礦物中有價值的標本和化石,古人類的石器及各種歷史古物,為即將建成的博物院補充標本。他還特別提到口北道一帶的標本尤為缺乏,殷切希望直隸北部教區的同仁們能提供當地的標本,那怕是這方面的信息也好。

        4

        桑志華與友人合影         

        1922年親自主持北疆博物院大樓的建筑施工事宜,4月23日開工,9月23日告竣,落成之后為表示慶祝,1923年4月3日在天津市開了一個科學研究會,桑志華和德日進教授做了演講,并把多年來在內蒙地區搜集的歷史古物展覽出來。       

        從1914年開始到1925年,桑志華間關跋涉,歷經3萬余公里,始終以持久的毅力進行工作,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績:“三萬種之植物,三萬五千種之特種木質性物,各種奇異難言之哺乳類及爬行類動物,二千種關于人類學及生物學最有價值之標本,七千種關于巖與礦質之標本,皆系沿途所得者。此外尤有一萬八千基羅之第三及第四地層之動物骸骨,以及各種關于人類學、工商學、農學之報告。”整個調查工作分三步:首先,循序調查黃河流域與白河流域及直隸海灣,極力搜集各種材料以備研究地質、植物、動物、經濟、人類等學之用。其次,刊行各種地質調查情形的著作以及專家的報告。最后,將所得各種研究地質學的資料分送歐洲各科學研究院及將在中國設立的科學研究院。

        5

        桑志華在北疆博物院所用打字機

        6

        北疆博物院

        1925年桑志華先后4次考察泥河灣,足跡踏遍了整個泥河灣盆地。1926年9、10月間,他又陪同二度來華的德日進到泥河灣進行調查。他們確認了分布于盆地的豐富沉積物的重大科學意義,認為非常接近歐洲意大利的維拉弗朗地層。他們大量收購化石送回天津北疆物院。從此以北疆博物院為大本營,南屯和泥河灣教堂為工作站,在當地百姓和傳教士的幫助下進行了孜孜不倦的調查和采集。1929年桑志華不顧勞累,先后4次赴各地考察,用他的話說叫“科學旅行”。其中一次就是于7、8月間再次赴泥河灣調查。德日進對他的評價是:“如果沒有他堅持不懈的努力,我們對桑干河的動物群則仍然一無所知。”他先后又去了蒙古、宣南桑干河、正定之西、北平等地,搜集到各種動物學標本,如哺乳類動物、禽類、魚類、爬蛙等,及沿途所見之植物巖石、礦石,特別是獲得了極為罕見的亞洲種羚羊數頭。

        7

        桑志華在實驗室       

        1930年,桑志華等人將一年來研究結果,相繼在中國地質學會作8次講演報告。而博物院的研究成果至遲在1924年就已由該院出版了《天津北疆博物館叢書》,到1934年時已出版33種著述。       1936年,桑志華于湯道平科學旅行歸來,帶回來不少奇珍化石,特別是有一整套象牙骨。第二年,就在日本全面侵華之前,桑志華在湯道平陪同下又照常出外科學旅行。9月30日回到博物院,路上遇到了不少困難。這是他在擔任天津北疆博物院院長期間所做的最后一次科學考察。       

        1938年5月13日桑志華應召返回法國。此后定居巴黎,直至1952年去世。在紀念泥河灣遺址重大科學發現80周年之際,人們沒有忘記緬懷他的功績。

        8

        桑志華在工作中

        相關閱讀
        關鍵詞: 北疆博物院
        0

        關于我們 新聞中心 我要報料 版權聲明 免責聲明 網站地圖

        Copyright 2009-2011 news.hbu.cn. All rights reserved. Best view 1440*900

        河北大學新聞中心版權所有,北京中科之源技術支持

        冀ICP備05007415號

        18禁日本黄无遮挡禁动漫
        1. <track id="pj1hc"></track>
          <table id="pj1hc"><option id="pj1hc"></option></table>
          <td id="pj1hc"></td>
            <track id="pj1hc"><ruby id="pj1hc"></ruby></track>

            <pre id="pj1hc"></pre>

            <p id="pj1h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