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uuyu2"><table id="uuyu2"></table>
  • <bdo id="uuyu2"><center id="uuyu2"></center></bdo>
  • 首頁 河大新聞網 記者觀察 評論 正文

    安樂死:未知生,焉知死?

    本站評論員 張揚

    兩會期間,全國人大代表、中國工程院院士、華中科技大學教授李培根建議考慮“安樂死”立法。該提案一經公布又一次將生與死的問題呈現在大眾面前。

    “安樂死”是一種為了減輕劇烈的肉體痛苦,對瀕臨死亡的病人采取積極的措施緩和其痛苦而終結其生命的做法。自1994年開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提案組每年都會收到一份要求為安樂死立法的提案。至今,此提案并未通過。支持者,大多持公民有權選擇死亡的方式、安樂死符合臨終病人的利益的理由;反對者則表示安樂死有悖生存權利、安樂死的制度設計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等。當然,安樂死問題不僅是中國所獨有的問題,同樣也擺在了全世界面前。

    盡管荷蘭、瑞士等國及美國一些州已為安樂死立法,但在我國如何進行仍需細致考慮。我國人口眾多,癱瘓在床、殘疾至不能自理的人何止百萬,如若輕易推行,又會有多少無辜的人被“安樂死”?俗話說:久病床前無孝子。一旦某些不道德的子女試圖結束老人的生命,這樣的安樂死無疑是危險的。再者,儒家文化深植于我國文化基因之中,贍養父母、養老送終不僅僅是一種義務,更是一種情感。若貿然施行,勢必會讓更多人在倫理道德間“進退維谷”——他們既想讓病人不再痛苦,又不想他們離自己而去。在這些因素之外,已立法的國家中出現過利用安樂死殺人的事件。這證明我們的擔憂不無道理!

    tpzz26248_b

    “安樂死”的悲劇

    盡管在某些方面看來“安樂死”是有好處的,但實際上“積極安樂死與消極安樂死”或許都是既悖德又違法的:人的生命未到盡頭,卻人為加速其死亡。同自殺和謀殺一樣,安樂死是對生命的摧殘和毀滅。生命是父母給予、是上天賦予的,既然如此,我們就應當承擔生命。無論多么艱難,都應該與之抗爭,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而后平靜死亡,這才是真正的有尊嚴的死,這樣或許才是真正的解脫和自由。

    中國哲學家劉小楓在《拯救與逍遙》中總結道:“一般人的自殺是向曖昧的世界無意義性邊界發起的最后沖擊。既然生沒有意義,主動選擇死就是有意義的,其意義在于畢竟維護了某種生存信念的價值。”

    未知生,焉知死。人的一生都是從出生到死亡,這是我們的權利,而未到終點便放棄活著的權利,又何談“權利”二字呢?我們應該做的,不是積極冒進的認可“安樂死”,而應當完善醫療建設,完善醫保制度,讓更多的病人看見希望,擁有著活下去的信心。

    這或許才是對“生與死”的尊重。

     

    責任編輯:caomingkang
    0

    最近更新

    關于我們 新聞中心 我要報料 版權聲明 免責聲明 網站地圖

    Copyright 2009-2011 news.hbu.cn. All rights reserved. Best view 1440*900

    河北大學新聞中心版權所有,北京中科之源技術支持

    冀ICP備05007415號

    满足你的一切幻想,入室强奷系列真实案例,办公室双腿打开揉弄高潮视频
  • <xmp id="uuyu2"><table id="uuyu2"></table>
  • <bdo id="uuyu2"><center id="uuyu2"></center></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