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uuyu2"><table id="uuyu2"></table>
  • <bdo id="uuyu2"><center id="uuyu2"></center></bdo>
  • 首頁 河大新聞網 記者觀察 評論 正文

    誰讓騙子四處飛,多少信任的眼淚?

    特邀評論員 甄巍然

    每個凡塵的生命都曾在某一刻思忖過一個問題:信是什么?我信任誰?

    信仰、信念、信義、信任……每個詞雖內涵不同,卻都基于一個共同的詞根“信”,也是以情感上“信”的篤定與忠誠來延伸出的某個意義范疇。

    可是,我們的信任卻連連遭遇陷阱和打劫綁架。

    pz01

    片段一:騷擾電話何其多,卻是無人監管。

    “您好,這里是中國郵政,您有一封郵件一直未取已到規定期限,如需了解詳情請撥……”

    “您好,這里是**公安局,您被卷入一場財產安全案件,如需了解請撥……”

    “您好,這里是**法院,現有一封您的法庭傳喚書,需要了解詳情請撥……”

    ……

    號碼多是“+00”開頭,來電顯示美國、加拿大、英國等等。

    似有太空來電之感,每每接到都知曉是騙子所為,心下反感,卻似乎更是無可奈何。

    聚會時,閨蜜警告我說:“一定不要相信這些亂七八糟的電話,我同室剛被騙了三十多萬。”

    這該死的騙子!

    既同情她,又想說她怎么那么傻,輕信別人?!

    pz02

    片段二:年底賊出沒,小心防范。

    年底了,忙碌了一年的人們都盼望著放假、過年,歇一歇。小區物業在每個單元的門口都貼上了一張公告,不是關于小區物業管理,也不是什么文件精神,而是年底的安全警示,大意是提醒業主晚上睡覺要鎖上門窗,謹防賊出入;有人敲門一定要問清楚,不是熟人盡量不要開門,謹防各類騙子行兇……

    pz03

    片段三:出家人也打誑語

    某日出去參加一學術會議,主辦方比較土豪包吃包住,還選擇了帝都的星級酒店,心里美美噠!在酒店大堂等人,遇到一個歇腳的大師,著一身佛家衣裝,面帶善意笑容,頭上似騰著祥云光環。他主動招呼我坐過去,出于禮貌,我坐到了他指定的離他較近的座位。

    大師煞有介事地跟我開始了一番“天機”泄露:“施主,面帶福相,運勢可謂上好……不過,有幾句話不得不跟施主說,您要控制自己的脾氣,少動怒。出家人不打誑語,施主有時間最好去一趟五臺山行個佛緣。今日有緣,我送您一佛家護身符……”

    隨即,他從兜里掏出一個亮黃的錦緞包裹的東西遞過來,我馬上警惕起來,邊起身推謝邊匆忙逃離。

    pz04

    片段四:送茶葉者索要小費

    那天也是巧了,連著遇到不同形式的“陷阱”,剛從出家人主動送符的熱情中逃離出來,出了酒店就遇到一個男子,從一輛商務車上下來,直沖我走過來,帶著焦急的表情對我說:“您好,我這有些茶葉想送給您!”

    我被這突如其來的熱情嚇了一跳,馬上推辭婉謝:“不,謝謝,我不需要。”

    他馬上解釋:“不是賣給您,是送給您!我們老板要出國,這些準備送禮的茶葉沒地方放,就想送人了得了。”

    我疑惑,怎么可能?但出于禮貌還是回應了一句:“你可以放在車里???”

    “車也要出海關,茶葉實在是沒法放。”

    老板下了車,遞上名片,解釋說:“這是八百多一盒的茶葉,現在送給您。”

    “不,不,那多不好意思。再說我也拿不了。”

    “沒關系,咱們也算是有緣分,您如果實在覺得不好意思,就這樣,您給我們司機師傅一點小費就可以了。”

    我的心被什么給蟄了一下,斷然拒絕,再不糾結禮貌的問題。

    pz05

    片段五:微信里警惕聲連連,心下寒顫顫

    某天,微信被“搶孩子”的視頻刷屏,警察一把拉住孩子,緊接著是一男子抓住那個貌似搶孩子的婦女狠狠地用拳頭錘打著,圍觀的人群冷眼旁觀。后來也有辟謠,說中間有誤會,并非真是搶孩子。但許是視頻視覺沖擊挺大,當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可怕的夢:差點把孩子丟了。我瘋狂地找,終于找到。卻又接到一個詐騙電話……

    夢里夢外,盡是崩潰。

    pz06

    今天,朋友圈又被“2016微信公開課”瞬間刷屏。人們都曬出了大數據分析下每個人的微信社交記憶和結構圖,一個個可圈可點的人和故事。

    明明是微信利用大數據制造的又一個溫情體驗,卻馬上被綁上了一個可怕的炸彈:“點擊鏈接就會把支付寶的錢瞬間轉走!”

    我沒敢點開,甚至都不確定是不是微信推出的溫情體驗了,一切真相似乎都無從考證,朋友圈里傳的都是“傳言”,真相被淹沒在一堆冰冷的沒有溫度的數據里。

    劃屏的手指瞬間石化,心下茫然。

    pz07

    關于信仰,坦白說,作為一個多年浸潤在紅色教育中的我,已然錯過了信仰某個宗教的機會;即便當下,仍然缺少這種土壤。不過,好在,盡管沒有信仰的我卻也并非沒有精神寄托或精神皈依。我把一切宗教都當做一種文化來看待,去認識和審視,卻經常僅用一句簡單的歌詞來描述自己的信仰:“心中有佛,行善就是衣缽。”所以,我常告訴自己,信仰是在心里,在行動中,我的信是“善”。

    曾經閨蜜們評價我最多的是:單純,善良,熱情,缺心眼。

    以前打心眼里喜歡這評價,特別是“單純”——不就是“傻”的代名詞嗎?

    盡管不悅,但好在都是閨蜜,即便毒舌,也是“口劍腹蜜”——知道她們是愛我的,也便偷偷釋然了。

    現在想來,我也不再單純了,因為曾經在騎車走夜路的時候被人碰車子,鏈子掉了那人幫忙修理,因為他比劃著不說話,單純地以為他是聾啞人,單純地以為他是出于善意幫忙,完全放松警惕,最后,錢包手機被偷走,我還跟賊人道謝說再見……

    隨著年齡越來越大,經歷越來越多之后,對這個世界的理解也越來越不一樣。

    見到街上行乞的人,不再是同情的憐憫之心,而是充滿了警惕的厭惡之情;見到任何一個尋求幫助的人,最先思量的便是這是不是又一個陷阱;見到要求獻愛心捐款的人,也是唯恐避之不及。

    我們努力地擦拭眼睛,仍然看不清這個世界。

    于是,我們用冷漠一層層包裹,善良的內心再也感受不到世界冷暖。只好貼著安全的墻邊,踉蹌著,逃離般地,游走在這個亂糟糟的世界。

    也忍不住問一句,是不是真的沒有力量去打擊這些行騙者?是不是真的不能相信任何人?

    如若這個世界從此沒了信任,每一天離開熟悉環境的我們,不是去放飛心靈,而是要時刻保持高度警惕,我們的生活將會多么疲累?又將失去多少愛與被愛的機會?

    但如若繼續我們的信任,那些單純的心靈又要被云里霧里七繞八拐的行騙伎倆蹂躪多少回?

    2016,但愿信任從“全民打擊行騙行為”開始,讓我們的心靈都被善的信仰引領,被單純的信任溫暖和包裹。(作者簡介:甄巍然,副教授,筆名西土一瓦,河北大學新聞傳播學院新聞學系副主任,微信公眾號“女文青的瑰蜜部落”)

    責任編輯:吳姣
    0

    關于我們 新聞中心 我要報料 版權聲明 免責聲明 網站地圖

    Copyright 2009-2011 news.hbu.cn. All rights reserved. Best view 1440*900

    河北大學新聞中心版權所有,北京中科之源技術支持

    冀ICP備05007415號

    满足你的一切幻想,入室强奷系列真实案例,办公室双腿打开揉弄高潮视频
  • <xmp id="uuyu2"><table id="uuyu2"></table>
  • <bdo id="uuyu2"><center id="uuyu2"></center></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