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uuyu2"><table id="uuyu2"></table>
  • <bdo id="uuyu2"><center id="uuyu2"></center></bdo>
  • 首頁 河大新聞網 記者觀察 通訊 正文

    做最純粹的校園文學——記河北大學芳林文學社芳華十五載

    轉眼間,我這只小小的知更鳥已經在大學校園里飛翔了兩年。兩年來,我穿梭于各色社團之間,采訪人物,參加演講,發送手機報……“不做沸騰生活的旁觀者”是我參加社團活動的目標,也是對大學生活的追求和希冀。然而,終日的忙碌固然充實,卻缺少了那份閑神靜氣來觀察和思考生活。一次去朋友家里玩兒,隨手翻開一本雜志,一列行楷小字“夢回江南”映入眼簾,它細膩的筆觸和出神入化的時空交錯感深深吸引了我;流芳千古的張愛玲與林徽因之“香魂”亦被刻畫地入木三分。于是索性看下去,優美的文字,睿智的哲思和深刻的感悟在手邊輕輕流瀉,又淌過心河。翻到最后的封面才恍然一瞥,原來這本雜志就是曾只聞其名,未謀其面的《芳林》。今日有幸得之,果然不同凡響。帶著對《芳林》的好奇與喜愛,我深入到芳林內部進行探訪。

    通往九教的柏油小道上鋪滿了槐花,而她的馨香似乎還滯留在空氣中。老槐樹遒勁的枝干上密密麻麻的新綠為行人灑下斑駁的陰涼。

    在1998年五月下旬那個并不濃烈的夏日里,芳林文學社在文學院隆重安了家,校院各級領導為她慶賀并給予了衷心的祝福,韓成武老先生還為《芳林》題詞:“芳林新葉催陳葉,流水前波讓后波”。“文學院的學子們終于有了一份屬于自己的刊物,”一位97級畢業于文學院的老師感慨道,“她記載了我們燦爛的青春。如果有誰的感悟、隨筆之類的文學小作品發表到上面,那是一件令人羨慕,令人稱贊的事情,因為當時的審稿和濾稿還是很嚴格的。從某種意義上說,芳林見證了我們那份情感,那份追求,那份經歷。”那一年,芳林舉辦了第一場“青春有約”主題征文活動。

    枯黃的槐葉如翩翩起舞的蝴蝶打著旋從枝干上偷偷溜下來,擺脫了束縛的他們和同伴嬉戲打鬧著,仿佛要去赴一場最后的盛宴——那是2000年的秋天。

    那一年,《芳林》實現了形式與內容的超越。曾經的芳林人劉老師回憶說,“那一段時間,我們99級報紙變雜志的時候,認為芳林的宗旨應該是‘做最純粹的校園文學’。”當時不算驚世駭俗的決定如今看來是那么明智,恰似一汪活水注入病態的社會中。然而“做最純粹的校園文學”又豈是想象中那么簡單。芳菲文林,紙上人生。他獨自一人多次磨破嘴皮子跟印刷廠的老板講價錢,爭取貨到付款,老板最終才勉強答應。當一本本殘存著油墨香的雜志從印刷廠運出來的時候,他們歡呼雀躍,激動與快樂在那一刻匯聚。

    撲鼻而來的清香讓行人不由得駐足尋找它的源頭,遠遠望去,發現那一片潔白,如煙,如云。漸漸走近,潔白的槐花似一簇簇白色藤蘿懸掛在半空中,更似一串串風鈴在微風中搖曳。

    2002年四月的芳林文學社也正像這風姿綽約的槐花,開展的如火如荼。那一年,芳林文學社就“小良現象”舉行了專題討論會,激烈的爭論一番又一番,高度的共識在這次思想大交鋒中不謀而合,大學生心理問題被大家推到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孝”不是局限在一個時代的主題,它已經并將永遠存在于傳統文化的血脈中。觀眾雷鳴般的掌聲穿過天花板,穿過大學生的心房,飄向遠方家鄉父母的耳邊;“文學是人學”,芳林人謹記前輩的教誨,將人文關懷從個體傳播到每個角落。“只要人人都獻出一點愛,世界將變成美好的人間”,隨后,芳林文學社發起了以“生命不能等待”為主題大型大學生獻愛心捐髓活動,《燕趙都市報》報社、紅十字會等社會組織也應學校邀請前來助陣。在芳林人的號召下,前來志愿捐髓的同學紛至沓來,不一會兒就擠滿了這塊場地。作為工作人員,看到同學們耐心咨詢的情景,他們也更加堅定了那份對生命的尊重和敬畏。

    白駒過隙,歲月無聲。11月,芳林文學社作為河北大學的校園文學陣地引起了國家級期刊《小小說月刊》編輯社的高度關注。他們對芳林人始終堅守文學熱土、倡導人文精神大加贊賞,并在其刊物刊登芳林文學社的介紹,同年12月芳林與《小小說月刊》進行了共同組稿,廣受好評。

    時代在變化,新媒體在不知不覺中拔地而起并迅速占據主流地位。期間,芳林停過刊,也在雜志報紙間反反復復轉換多次。而芳林“做最純粹的校園文學”的宗旨卻在歲月洪流沖刷下沉淀下來,成為校園中一塊瑰麗的寶石。

    槐林漾瓊花,郁郁芬芳,那幾顆老槐樹一路跟隨芳林人成長了十一年,槐花卻依舊不減它的馥郁芬芳。蓊蓊郁郁的槐花樹純粹得只剩下芬芳和潔白。

    2013年,芳林文學社迎來了她十五周歲的生日。以“從文學刊物看校園文化氛圍的發展”的十五周年座談會已于5月3日成功召開。這次座談會上,芳林的前輩們對其未來的發展提出了建議和憧憬,他們希望堅持紙質出版,堅持做最純粹的校園文學。最后發言的劉振東老師是中文系99級學生,2000年曾擔任過《芳林》主編的他說,“我們區別于其他刊物的理想和信念就是做最純粹的校園文學,希望大家把辦刊的宗旨延續下去,希望大家把刊物辦得越來越好。”在談到對《芳林》的展望時,他說“我是以一個在《芳林》工作過的人支持你們,有想法就要有做法,有闖勁才能干出成績。”

    當我試圖用一個概念來定義“最純粹的校園文學”時,卻一時找不到合適的詞語。劉老師告訴我“‘純粹的’表達的是一種程度,校園文學是一個時空概念,它是三維的,立體的。”而我只是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但芳林所傳遞的人文理念我卻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

    《芳林》如一股清泉蕩滌著我干涸已久的心靈;如一縷春風吹拂著我緊鎖的眉頭;如雨后的陽光,說暖不暖,卻明媚燦爛?!斗剂帧啡顼埡蟮囊槐遘?,香而不膩,苦而不俗,淡淡的清香,悠悠的古韻,那一刻,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充實和愉悅。她與我談人生,“找不到可以說話的人和可以說的話”只是人生的某個階段;她與我談哲理,生不是一個可以辯論的問題,它是上帝交給我們的一個事實;她跟我談愛恨情仇,不要嘗試去忘記,要學會放下;她與我談年輕,飄揚的黑發,清澈的眼神,矯健的身姿,旺盛的精力,整個世界都洋溢著我們的歡聲笑語;她與我談中華民族,談柏楊對中華文明再次騰飛的渴望。讀《芳林》是一場與知己的談心,與靈魂的對話。

    五月槐花香,香滿整個校園。

    (大學生記者團 記者 王倩 通訊員 王偉紅)

    責任編輯:吳姣
    0

    最近更新

    關于我們 新聞中心 我要報料 版權聲明 免責聲明 網站地圖

    Copyright 2009-2011 news.hbu.cn. All rights reserved. Best view 1440*900

    河北大學新聞中心版權所有,北京中科之源技術支持

    冀ICP備05007415號

    满足你的一切幻想,入室强奷系列真实案例,办公室双腿打开揉弄高潮视频
  • <xmp id="uuyu2"><table id="uuyu2"></table>
  • <bdo id="uuyu2"><center id="uuyu2"></center></bdo>